一
  正月在山區,天下雪又趕上打雷。沒見過下雪打雷,我聞而振作。還有更令人振作的事情發生——雷聲剛響過,村裡響了一個爆竹。一聽就是大爆竹,銳響,顯然衝著雷聲而來。正月尾巴,沒人放爆竹了。我越想這事越可樂,這就叫不服。我們老家叫“不忿”。一般說,人之不服不忿都對著人,比如皇家馬德里對AC米蘭,張小二對劉小三,捉對廝殺,一逞高下。今天看到一個對打雷不服的人,近乎調戲老天。這必定是極端幽默的人,或者是小孩子,兩者一回事。過了一會兒,天又打了一聲雷,嘭!這邊又響一聲爆竹,正合我心。高級的幽默不僅發生在人之間,還發生在人與自然之間。比如,古人在太陽下麵露出肚皮,說曬書。如,里根總統向秦兵俑鞠躬。爆竹響過之後,天沒敢打雷。放爆竹的人一定覺得雷被嚇跑了,他手裡還拎著大掛的爆竹,比雷的雷多,回炕頭喝粥去了,這是我的想象。
  二
  有人仰面點眼藥水,必須張開嘴。不往嘴裡點,張嘴幹嗎?這是不知何時養成的習慣。有人掏耳朵眼兒,一定閉嚴耳朵那側的眼睛,嘴角也往耳朵方向拉。不知道以為鬧牙痛。還有人(這樣的人多),笑大勁兒了出眼淚,淚出外眼眥。你看他擦淚都擦外眼角。真正的哭泣,比如悲傷與憤怒,淚從內眼眥流出來,流得正大。擦淚擦到鼻梁上。這說明一個問題,歡笑與悲傷處於大腦不同的情感區域,淚也有不同的淚,從不同的線路流出來。如果化驗一下兩種淚的化學成分,我認為有所不同。
  迎風流淚的醫學解釋是老年性的淚腺堵塞。堵塞了怎麼還會有淚?這些事沒人跟你解釋,自己琢磨去吧。
  三
  我打噴嚏的時候,貓嚇得鑽進床底下。它認為我發脾氣了。發脾氣跟打噴嚏會一樣嗎?這是貓的幼稚。又想,一個人如果在發怒中間加上一個噴嚏,所有人都會認為這是他發怒的一部分。  (原標題:字條集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業

co05coupm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