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眼球效應時代,下跪成為表達利益訴求的一種手段。一方面,非下跪不足以抒情,下跪具有“示弱”作用;另一方面,非下跪不足以維權,下跪具有利益博弈的功能。這一次,“下跪借錢治病”打破常規,以劍走偏鋒的形式,讓人們看到弱勢群體“無錢治病”的艱辛與悲情。無路可走的莫向松,試圖通過表演性博弈來爭取輿論同情,從而將公眾註意力轉化為道德壓力,最終達到爭取社會支持的目的。
  從法律上看,富豪劉暢並沒有借款100萬給莫向松的法定義務;換言之,莫向松攜14人集體下跪頗有“道德綁架”的意味,是一種錯亂的利益訴求。只不過,這種“點名借款”並非為了追名逐利,而是為了“活下去”——倘若不是被逼無奈,一群大學生怎麼會通過矮化自己的方式來“求關註”?
  面對白血病、癌症等重大疾病,依靠弱勢群體的家庭力量往往力不從心;對於這些“有病無錢治”的弱者來說,“希望的稻草”就在於通過制度“補血”和公眾參與的方式,為他們搭建社會支持平臺。具體來說,要健全醫療保障和社會救助體系,通過“制度兜底”的方式,為公眾提供覆蓋面更廣、更加完備的醫療公共服務;也需要讓慈善公益的力量匯聚,通過聚沙成塔、眾人拾柴的方式對弱勢群體進行民間幫扶。
  魯迅先生曾說,“無窮的遠方,無數的人們,都和我有關”。面對“下跪借錢治病”,我們不能無動於衷地圍觀、不能麻木冷漠地批判指責;而是要從共同體意識和公共精神出發,伸出援手。畢竟,每一次舉手之勞,都可能點亮並溫暖別人的世界。·楊朝清·
  楊朝清  (原標題:“下跪借錢治病”悲情如何消解?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業

co05coupm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